企业老总谈2018年上半年钢材市场走势

 http://www.lgmi.com    发表日期:2018-3-26 16:35:16  兰格钢铁

     主持人:兰格钢铁网首席分析师 马力

    河钢集团销售总公司北京公司总经理 王静茹

    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公司副总经理 孟昭杰

    中铁建工物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跃鹏

    北京金属材料流通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吉兆年物资公司董事长 乔忠民

    北京荣成本元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朱明爽

    兰格钢铁云商副总经理 侯学锋

    主持人马力:感谢各位大佬们参加这次对话,今年这个行情有些出乎意料,尤其是今天期货跌停,按正常来说不应该这样,因为每年我们开会的时候都应该涨价,今年却降价。

    首先我想请王总聊一聊,今年冬天从我们统计数据来看,北京、天津的库存应该说确实并不大,我想请你讲讲河钢在今年这个冬季维护北京、天津区域价格这个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王静茹:各位同仁大家好,非常感谢兰格钢铁刘总给我这个机会,跟大家共同就一些关心的问题进行交流,河钢是目前全国第二大钢铁企业,从去年采暖季开始河钢在产量方面受到影响也是比较大的:

    河钢宣钢和承钢产能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它们在环保方面压力相对小一些;唐钢减掉的产能非常大,基本上建材这块产的非常少,一个月就产两、三万吨,它的实际产能是20万吨。邯钢基本上产能也就是实际产能的50%,受影响非常大。所以说河钢严格按照咱们国家环保和产能要求来做,但是北京、华北区域的库存相对比较偏高,这个主要原因一个是去年从10月份开始,廊坊地区工地开始停工,限制施工,然后在1月15号开始除了北京副中心以外基本上好多工地都停了,包括奥运会高速公路在去年11月15号停工,这个也造成咱们库存现在的增加。

    二,3月15号采暖季结束,两会20号结束,需求真正启动是在3月初,价格为什么掉这么多?一是心态,二是资金。到三月底各家资金比较紧张,这也是因素。

    再一个是人们的心态,恐慌心理。四月份是往上涨,往下走?如果每天的出库量大于进货量那么可能价格要跌,如果进货量多,出货量少那么这个价格肯定是往上涨,往上抬了。但是通过咱们这一周的数据来看,我们对市场整个摸底情况,现在从这周一,北京的建材库存下降4万吨,但是不是100%,因为我们在这个周一的时候摸库存97万吨,到了昨天摸库存是93万吨,不是全部还有一些小户我没有摸到,主要是一些大户。这些在逐渐往下走,看完下一步价格趋势,我相信大家成本都不低,应该都在4000块钱左右,而且这次库存大部分,都在大户手中,一般小户库存并不大,所以这个大家不要盲目的,也不要随从市场跟风,我个人认为咱们要理性的判断。

    马力:今年我听说河钢钢厂投标中了一个冬奥会项目,作为自己的直供工程,然后我想让你跟介绍一下河钢这两年的经营模式,和它的这种转变。

    王静茹:好,河钢从2015年开始对接终端用户,其中咱们一个比较大的案例,就是海尔家电集团,过去海尔整个全部产业链,从板材的采购到加工,到生产全都是他自己干,然后我们跟海尔结合,海尔专心做产品研发,钢材这块,所有产品材料的研发,还有加工厂,我们河钢全部用投资的方式控股海尔特钢70%的股权,这样海尔家电所有钢材的生产,不管是冰箱、彩电、洗衣机、家电产品的第一道工序全是我们河钢来完成的。通过控股海尔特钢产业,河钢由过去的只占它的采购量的20%,现在已经达到85%,所以这是我们河钢战略布局发生的大的变化。

    二, 3月15号河钢集团与北汽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资本,包括产业链等方面进行深入的合作。这也是我们河钢,与终端一些比较大的加工行业进行的合作,这是板材方面。

    在建材方面我们从2015年开始不断地跟大的经销商合作,也进行了一些大的工程的 合作。河钢的建材产量越来越少,目前随着产品结构的调整,板材比重非常大,建材比重越来越小。但是河钢坚持,因为国企要有担当,这些大的重点项目河钢还要保证供应。从2016年开始,咱们北京城市副中心开始建设,按照习总书记讲的千年大计,国际一流,这样的工程如何搞产品质量,咱们和特钢集团已经签署了战略协议,我们河钢派了五个团队,24小时为现场服务,这个是过去咱们钢厂没有过的,过去在座的都知道咱们供销商都是工地现场协调运输一些为工地项目监理服务,我们在现场安排项目经理有五个人,从2016年-2017年底咱们一共为城市副中心直供钢材360万吨,而且全部是从钢厂到工地,中间没有中间环节。为咱们绿色北京贡献了一份力量,如果把钢材拿到仓库由仓库再运到工地,有一个运输费用,还有一个仓储费用,第一降低了成本,第二减少了浪费。

    二,就是咱们首都新机场项目,咱们河钢对航站楼建设,包括直廊建设也成立项目部,有三个人现场服务,再就是3月9号,冬奥会的项目,这个是北京唯一的新建的一个项目,通过这个合作也不断增强了河钢的品牌意识,对社会上打击假冒伪劣保证工程的质量,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主持人:谢谢王总,有请凌钢的孟总,从凌钢的今年冬季产品的供应的情况,包括咱们最近几年经营方向的变化情况也跟大家聊一聊。

    孟昭杰:首先感谢马总给我这次机会,凌钢是处于河北省和内蒙古交界地方,所以它冬季没有限产能的一说,冬天的都是正常生产,跟河北擦边。实际我们比河钢还要早,我们在全国是最早直接参与重点工程的,我们九几年就和铁道部合作,最早清远铁路,包括后期的京沪、京石等等都是非常多的。我们一直对铁路的终端需求非常重视,包括现在的雄安新区,我们一直也在关注,京津冀包括大洼区是中国现在供应比较大的两个区域,所以对于京津冀我们也是非常重视。这几年对华北的市场我们越来越重视,前些年因为我们做重点工程比较多,相对华北市场相对有一些忽视,因为产能也比较低,工程量非常大,有几年在北京投入量非常少,但是这几年开始我们逐步转移重点,除了做一些工程之外,在北京市场的投放量尤其近几年投资量在加大。

    主持人:张总,咱们作为全国比较数得上号的钢贸企业,尤其建材方面一年四五百万的销量,首先您从自己的企业,包括周围的企业库存的情况,谈一谈今年的库存压力到底大不大?

    张跃鹏:其实我们的身份应该说这样,其实我们是集采供应商,这个应该是准确定位。我们集团是中国铁建旗下的一个集团,刚才说铁建一年承揽1.5万亿,营业收入七千多亿,我们集团是核心集团之一,是在它前五名,我们集团一年承揽是1千亿,销售收入在500亿,所以我们的定位是它的集中采购实施平台。

    我们集团主要施工领域在全国,一年的施工项目大约300-400个,我们跟着集团全国范围之内供应。我们的经营理念是跟钢厂直接合作,当然凌钢也是我们合作比较大的钢厂,我们合作模式采用两种方式:一种是模式,一种工程国家替管。那么跟凌钢和特钢这块有协议量模式,所以我们这块每年固定要接这么多,但是我这个量70-80%都是对我们自己内部工程和外部工程的供应。所以我们市场流动的比例非常小在30%以内。

    刚才马总也说今年库存的情况,确实有点出乎意料,因为我们想象第一限产应该力度比较大,应该说以往限产的力度执行得比较好,没想到这次应该说执行上出现很大偏差。在加上今年春节比较晚,开两会开得又延长五天,所以造成供需时间上的一个错配,体现高峰期到来就比较晚,2+26城市限产影响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是土方施工,这个土方施工以往我们都是在春节前后挖完,春节一来以后就开始打底板,底板的用料都好几千吨,但是这个高峰期我觉得会晚那么几个月左右,也就是说以往3月15号要大量的用,今年的话,拖延到4月15号,所以我们更多的来讲,库存高低其实并不重要。我们今年地条钢因素应该影响比较小,全都圈到正规的库存里头来了,就像银监会整顿金融秩序一样,把所有的账外的,表外的全都弄到表内,所以说这个一旦需求启动的话,我觉得库存下降的幅度应该说比以往要快。我们预测应该四月初就会正式启动,在4月中旬会达到高峰期,那个时候可能就是降库速度来得最快的时候。价格不破不利,应该说各个专家包括去年大家都意识到波幅比较大,今年波幅往下走,应该说刚才专家都们说,需求、供应,货币等等,反正是综合一个因素就选择这个方向,但是这个方向选择,应该速度比较快,我们觉得越快将来反弹的机会也会比较多,因为去年春节前很快涨了400-500块钱,期货是金融资本力量这个不好说,所以说目前现货这块是对春节前那会涨的几百块钱进行的一个修复,等到修复完了以后,我觉得这半年应该非常看好的,这个库存能否坚持住这应该一个关键。

    主持人:好,其实第二问题想问您咱们是中铁建的下属单位,做了很多内部供应,有没有就是每年是在一定时间点各个项目工程给咱们陆陆续续发这种求购的单子,比如说前几年相对早一点,今年有没有逐渐要来的这种迹象。

    张跃鹏:我们集团也在紧锣密鼓的调研开工情况,就是在周一、周二的时候我们开工情况,南方复工率在80%,北京北方在60%,这个需求是远远没有启动,我们也能高兴的看到尽管在开工没有启动的时候,整个社会库存已经开始下降,我觉得这个应该说到四月初需求会纷纷起来,应该说接近或者超过去年的日平均用量,我对四月初的需求是很有信心的。

    主持人:乔会长你的单位是以工程供应为主,然后从你的公司最近的这种跟终端接触的情况来看,他们工程会在什么时间启动,同时你也是思维比较活跃,也爱研究价格,谈谈你对价格的看法。

    乔忠民:谈谈我自己的感受,做钢材小十八年,然后起起伏伏也见过高点低点,行业的兴衰也都见证过,也是从批发零售做代理到完全转型到现在做项目工程。对目前造成的现状,专家们都讲库存的因素,这方面我不讲了。

    我从资金方面来讲,我们公司2017年整个项目20万吨,因为我们公司主要和中交、中铁、中建的项目,包括管廊,像一些高速、高铁,总体来说回款还是比较正常,那现在问题出在哪?是整个地产项目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国家对开发带全面停止,钢材从两千多块钱翻了一番,涨到五千块钱,那我们终端、比如中建这些承包单位,他们和业主结算是按照原来合同签订的价格算的原始价格三千左右作为预算,这样的话资金压力会非常大,因为他们要给我们付90%或者100%,价格又翻了一番,你想它的资金能不出问题。从我跟中建地产项目打交道,他们到目前为止很多项目现在没有开工的因素是受资金压力。资金不到位,工人上不来,但是这个可能我的单位一个具体的表现来谈的。从2018年过完年以后,华东按照以往惯例,正月十五肯定要大面积开工的,我们现在华东的整个项目基本上开工率才到50%左右,造成目前库存状况吃紧,包括上海,我觉得北京还是比较正常。

    我再说基建项目,包括PPP项目,PPP项目是一刀切的,我觉得2018年总体来讲,包括这次价格的我觉得很多时候从理论上讲,价格的因素在供需,刚才张总讲不要太多去看库存,那么库存最高的时候100多万的时候还在涨得很高,现在很多因素,比如期货涨跌完全影响到我们现货面,包括影响钢厂代理商心态的问题,尤其最主要的是心态问题,我们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请专家给我们讲,到底今年需求,整体供需状态是什么样子。从我个人理解,我觉得2018年上半年整体来讲,即使今天黑色星期五出现了,但我觉得后面还是比较乐观的。

    换句话说,下跌是为了更好的上去,以北京为例,2017年从最初的3000多一点,3900又回到3000,从3000上升到4500,华东上升到5000。我觉得不用太恐慌,不管增长也好,从各个方面来看,我觉得从至少不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的状态,刚才马总讲的应该是3300,我非常同意3300的观点。

    主持人:荣成本元是北京知名企业,朱总,从您的企业的情况,跟大家谈一谈您的看法。

    朱明爽:受马总委托我也简单说一下我的观点,我可能跟他们比看法还是有些不同的。当然这块,2016年年初,就是2015年底最低的时候1600,2016年初1800的时候谁都不存货,2017年初的2900、3000,大家实际做的还是不错,起码有一部分没存到,我了解2018年基本上能存上的都存上了,在春节上我们都注意到认为今年3月份,按惯例往上冲一冲,第一是冲的力度没有,第二冲的持续性没有,所以目前看,确实是这个情况。

    马总说谈谈近期走势,整体只是下去多少的问题?我想张总、乔总说4月份需求好,然而我觉得从我们了解情况看,需求4月份肯定比3月份好,但是实事求是我们对持续性不看好。实际上上半年还是持续显现的,假设从全年算包括2017年的,当然2016年比较特殊因为力度比较大,从1600涨到3000,2017年的情况我觉得比较特殊,从3000涨到广州包括山东地区涨到5000,北京也涨到4500以上,实际这个合理不合理?去年实际中小型企业平均毛利率我们了解达到1000。实际上郑总讲的那个,我觉得钢铁行业起码是利润率相对合理,我听好多圈内说,比贩毒收益都快,不否认整个钢铁行业健康合理。冬季惯例来说应该相对成本低的时候价格4000,实际毛利按唐山的钢厂说有1000块钱的利润,那正好咱们到3月份开工以后市场涨到4500,然后钢厂一吨挣1500,我觉得不是一个常态化,几百块钱300-500这是一个常态化。我个人想法,企业要根据自己的资金情况,包括市场了解情况做一个合理的规划,谢谢大家。

    主持人:侯总,作为兰格这边的代表,能够给大家做哪些服务,同时作为行内二十年的前辈,向兄弟姐妹们也分享分享您的经验,谈谈您对价格的看法。

    侯学峰:说说现在行情,我想跟大家从短线和中长线来说,短线来看,我认为马上面临三月份四月初有一个超跌,这个低点我原先想的是3500到3600,但是今天出现贸易战这个事应该再低点。配合四月份工程开工,需求陆续往下走,会有一个超跌反弹,这个反弹幅度我并不报太高的希望,因为今天我上台之前,我们兰格云商,我们自营业务数据我已经拿到手了,今天上午大家都是观望,下午在低价位的时候还是比较活跃的,也就是说在3800线形成了很好的成交,为什么?是因为去大概在8-9月份,3800是一个平台。

    那么现在价格下降到3800肯定会获得支撑,但是这种支撑我认为够呛。

    我认为在这个月底有大批的托盘资源要集中出现。实际上一直从春节过后,发动了一波100、200块钱的涨价,作为钢厂来讲,我们内行人看的很明白,人为因素,钢厂的意愿也非常好,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启动,但是我们钢厂从春节之前以来,一直操作非常漂亮,我大概年后到河南江西陕西转了一圈基本上钢厂库存是很低,甚至很多钢厂都是负数,那么基本上库存交给经销商或者交给社会,从钢厂的角度这个操作很顺利,但是唯一这个拉动,我感觉实际上没有把握好,跟真正需求启动没配合上,中间有一个空档期,支撑了空档期加上库存压力这么大,一下就出问题了,这个价格就下来了,所以说我认为这个短线是有波折的,要先摸底然后再反弹。

    实际上从中长线技术角度看,08年金融危机之后,钢铁行业元气大伤,之后一直开始下降直到16年、17年。尤其是17年这波行情,现在看只能定性为反弹,并不是趋势性改变,这两年的反弹以后现在明显出现一个头部,出现头部之后,我认为它会在18、19年继续回采到2000点的区域,在做一个坚实的双重力,然后再展开新的行情。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在政策上,去年这波行情主要是靠政策拉动,那么国家的目的大家都知道,是为了降杠杆,真正在执行当中,我认为会产生很大政策抵触性,这个是值得考虑的一件事情。

    从需求角度来讲,需求端刚才专家讲得很多,我给大家推荐一下,看需求你就看基建类板块的股票中国建筑龙头,大家知道去年资本市场尤其股市上发动贯穿全年的家电、美的、格力、白酒茅台五粮液,甚至消费的永辉,基本上翻了3倍,茅台破万了,可以说基本上业绩非常好,估值低的,涨了很多,但是唯一不足,基建类全趴在那一动不动,中国建筑业绩去年非常好,刚才在座的上层领导,北京城建、中国中铁、北京城建,这么多业绩好的建筑企业股价全趴在地上了,到今天为止都没涨,为什么?因为在资本市场,一些大机构大资金他们的嗅觉非常灵敏,哪个地方有风口,哪个地方有风险,他们趋利避害太强了,所以到今天为止中国建筑没涨,说明什么?这么好的业绩,这么好一个估值,唯一它预期不好,这波人早已看透建筑类企业业绩增加有问题,因为国家这么投资拉动,要转型要靠消费去,那么跟他们就可以了,什么时候中国建筑股价拉起来了,兄弟们赶紧存货,这是我本人的标准,不见得对跟大家沟通交流一下。所以我基本上是短线看空,中长线也会振荡下行,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今天咱们六位大佬站在自己不同的角度,根据自己掌握的不同的情况,跟大家做了分享,观点比较对立,然后张总、乔总为代表的,因为工程开工的原因今年是供需所配,我们需求起来以后,我们的价格还是能够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然后朱总、侯总认为上半年价格相对悲观一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尤其是对市场行情分析这个事。非常感谢六位大老感谢分享自己的一些经验,分享自己的看法,再次感谢

文章编辑:【兰格钢铁网】www.lgmi.com
   关闭窗口